第32章我今天必须走

    赵叔在电话里说得急切,沈星辰却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并非他冷漠无情,丢下霍斯年不管不顾。

    他不是Alpha,对易感期既无法感同身受,也想象不出霍斯年情绪失控有是什么样子,有多么严重。

    况且霍斯年前两次陷入易感期的时候,分明还是那么冷静强大,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得井井有条,一点也看不出在易感期的样子。

    因此,就算这会儿赵叔着急忙慌让沈星辰回去,沈星辰也没有动摇自己的决定。

    凭霍斯年强大的意志力和优秀的医疗团队,就算没有他的安抚,霍斯年应该也可以度过易感期吧?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逃离沈家是沈星辰最渴求的事。

    眼看他就能过上自己梦寐以求的生活了,如果这时候回去,还不知道下一次逃跑的机会在哪里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?沈先生?您能听到我说话吗?”

    手机另一边,赵叔见沈星辰一声不吭,以为信号不好,又着急地喊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,您要是能听见,就发个定位给我,我现在去接您。”

    沈星辰微微抿唇,看了一眼就在不远处的检票口,轻声道:“对不起,赵叔,我不能回去,我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?”电话那边的赵叔一愣,有些反应不过来,“您去哪儿?”

    沈星辰略带歉疚:“我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赵叔又着急又疑惑:“这……这好端端的,您为什么要走呢?不能等先生度过易感期再走?”

    “赵叔,我今天必须走。”沈星辰很坚定,随即苦笑一声,“再不走,恐怕就走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管家更加着急了:“不行啊!您要是走了,先生怎么办?沈先生,您有什么事您告诉我,无论如何我都会帮您解决的。我只有一个请求,就是您快回来,先生他很需要您。”

    沈星辰还是不肯,低声说:“我快要上车了。赵叔,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,还有霍先生,帮我和他说声对不起,我没办法再陪他度过易感期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忽然想起那天晚上霍斯年和周鹤的对话,不由地自嘲一笑,喃喃道:“算了,赵叔,你还是别跟他说后面那句话了,霍先生会以为我自作多情的。”

    因为霍斯年一点也不想要他这个低贱的Omega陪着度过易感期。

    赵叔急得团团转:“沈先生,您到底因为什么必须今天走?是有人威胁您?还是钱的问题?不管哪一种,只要您说出来,我一定替您解决!”

    身为霍斯年的管家,很多事他是有权力处理的。

    沈星辰本来不想说的,可赵叔一直问,他又要走了,似乎也没必要再遮掩下去。

    于是沈星辰道:“是我家里的问题。赵叔,你应该也知道我家里是什么情况。我真的不想再被他们送去讨好别人了!”

    “我虽然是个Omega,可我也是人,也是有尊严的,我家里人却把我当物品一样送给别人玩弄,我实在受不了了!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必须离开北城,今天我要是不走,沈家一定会知道我还有逃跑的念头,一定会打死我的!”

    沈星辰一向脾气柔软,说话向来细声细语的,可现在他的语气充满了愤怒和屈辱。

    他恨沈家。

    沈星辰说完后,电话那端的赵叔也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沈星辰忽然听到手机里突然传来佣人惊慌失措的尖叫声:“啊!”

    紧接着又传来男人野兽般的怒吼:“给我滚开!谁敢拦我!我要去找我的宝贝儿!我要去找他!”

    是霍斯年的声音。

    沈星辰一怔,不知怎么的,他竟然从这愤怒的吼声中听出了一丝痛苦和委屈。

    他不敢再听下去,隐隐觉得自己会心软,正要挂电话,手机又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:“喂,我是周鹤。”

    沈星辰不由地握紧手机,没有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周鹤是霍斯年的私人医生,他在别墅的话,是不是说明霍斯年的情况确实很严重了?

    沈星辰定了定神,问:“周医生,什么事?”

    周鹤严肃地说:“你知不知道自己一走了之会让霍斯年多痛苦?他可能会没命!Alpha在易感期要是得不到Omega的安抚,轻则发疯自残,重则丢掉性命。你想让霍斯年因为得不到你的安抚而发疯至死?”

    沈星辰不由地咬紧下唇。

    想到霍斯年可能会死,心突然不受控制地刺痛了一下。

    但沈星辰仍然没有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他深吸了一口气,一反平时乖巧可人的样子,说:“周医生,请你不要道德绑架,我没有义务一定要帮霍先生度过易感期。我要是不走,没命的就会是我。”

    沈星辰刚说完,周鹤便道:“如果你是指沈家的话,我可以替霍斯年向你保证,只要你回来,以后沈家绝对不敢再找你的麻烦!如果霍斯年清醒后不肯帮你解决这事,你找我,我来解决!”

    周鹤的声音虽然很温和,却莫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