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章逃走

    沈星辰没想到霍斯年会反过来问自己,愣怔了片刻,轻声说:“这是您的事,我无权干涉,您决定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霍斯年薄唇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,微微侧头瞧着沈星辰,“沈庆柏开价八千万,要把你卖给我,还说任我处置。不过我拒绝了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沈星辰抿了抿唇,抬头看了一下霍斯年,看到男人唇边的讥笑,又把头低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他小声问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不值这个价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沈星辰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,脸上也火辣辣的,就像被人打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他讷讷地说不出话来,又难堪又窘迫,头埋得更低了。

    直到霍斯年上了楼,脚步声彻底消失在楼梯口,沈星辰才一点一点抬起头,嘴唇抿得紧紧的,微红的眼眶泛着一层氤氲水雾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沈星辰又把眼泪憋了回去,心想:“没什么好哭的,等离开北城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远远地离开这座城市,他就再也不用被亲生父亲当作低贱的货物一样卖来卖去,更不用忍受别人的嘲笑和羞辱。

    还有霍斯年,这个高傲又冷漠的男人,虽然总是看不起他,却也在易感期给过他一丝温暖和疼惜,他心里始终是感激这个男人的。

    如无意外,离开北城后,他和霍斯年应该不会有交集了。

    毕竟两人生活的圈子和所处的社会阶层相差太多,几乎没有重叠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沈星辰隔三差五催促齐小瑞快点弄假身份证,不到半个月的时间,齐小瑞还真搞到手了。

    “宝贝儿,明天上午11点,还是那家奶茶店见。”齐小瑞发消息说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沈星辰回复,然后又补充了一句,“你别叫我宝贝儿了,叫我名字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叫名字多生疏,咱们俩怎么着也算熟人了吧。”

    沈星辰认真地回复:“但是我感觉有点别扭。”

    齐小瑞发了一个小孩子委屈的表情包,又说:“好吧,那以后我叫你小辰辰。”

    沈星辰:“……”

    随他去吧。

    第二天,沈星辰按照约定的时间到了奶茶店。

    齐小瑞比他早到,还是坐在原来靠窗的位置,手中的奶茶已经喝掉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齐小瑞是真的很喜欢喝奶茶。

    沈星辰在他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齐小瑞也不多说废话,从书包里拿出一张身份证放在桌上:“喏,你要的。”

    沈星辰拿起假身份证,仔细地看了看,发现上面除了性别还是Omega以外,其余的信息都做了变更,包括年龄、户籍、住址以及证件照等。

    证件照上的人也不知道是真有其人还是P出来的,和沈星辰长得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这张假身份证做得很逼真,手感和真正的身份证差不多,一般人还真看不出异样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换个发型。”齐小瑞一边吸奶茶,一边提醒沈星辰,“尽量和这张假身份证上的证件照相似一些,这样更稳妥。”

    沈星辰点点头,又问:“这张身份证能网络购票和住酒店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。”齐小瑞把剩下的奶茶吸了个干净,忽然站起身,“走,我带你去开房。”

    沈星辰疑惑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随后,他被齐小瑞带到大学城附近的一个小宾馆,成功用假身份证开了一个房。

    沈星辰这才剩下的钱转给齐小瑞。

    齐小瑞美滋滋地收了钱:“下次有需要再来找我哈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回到别墅,沈星辰便迫不及待地用假身份证订了一张火车票。

    居然真的成功了!

    他激动的小脸通红,紧紧地攥着假身份证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一时间竟然忘了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沈星辰才慢慢冷静下来,按照计划中的逃跑路线重新订了车票。

    他订的是绿皮火车的车票。

    这种票便宜,安检也没高铁和飞机严格,而且人员混杂,方便他隐藏在人群中。

    沈星辰又在网上买了一个新的手机号和几支抑制剂。

    他发情期快到了,为了防止在逃跑途中突然发情,他得提前准备好抑制剂。

    之后的几天,沈星辰都在悄悄准备逃跑的东西。

    沈庆柏三番两次打电话让他跟霍斯年要钱,他依旧装作唯唯诺诺不敢反抗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天清晨,沈星辰早早醒来把行李包清点了三遍。

    他买的是今天下午2点20分的火车票,开往千里之外的一个小城市。

    但那里不是最终目的地,只是他逃跑路线中的一个中转站。

    下了火车后,再坐2个小时左右的汽车去一个小县城,再从小县城去另一个城市。

    沈星辰不打算带太多东西。

    他把所有物品都装在一个很普通的双肩包里,这样不会引人注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