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章安排逃跑路线

    沈星辰的消息发出去好一会儿才收到回复:“我在上课,晚点聊。”

    上课?

    沈星辰这才想起齐小瑞好像说过他是北城大学的学生,心里不由地生出一丝羡慕。

    如果沈庆柏不逼着他去讨好那些有钱有势的人,也许现在他也和齐小瑞一样,正坐在大学教室里上课。

    沈星辰暗想:“等离开北城,我也要去读大学。”

    他可以重新考个大学,考不了读夜校也好,毕业后就和所有普普通通的Omega一样,找一份自己喜欢并且不太忙碌的工作,租个房子,再养一只猫,那样的生活一定很自在。

    想到未来的样子,沈星辰心中充满了希望和向往,更加迫切地想拿到假身份证。

    可是他等了一天,直到晚上齐小瑞才回复他身份证的事:“你昨天才交定金,哪有那么快弄到手,又不是菜市场买菜。”

    沈星辰也知道自己太心急了,冷静了一下,说:“我想在半个月内拿到身份证,我有急事。”

    齐小瑞发了一个小兔子吐血倒地的表情包:“半个月时间太紧了。”

    沈星辰看着这条消息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没想到过了一会儿,齐小瑞又发来消息:“但你非要加钱的话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沈星辰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哪有说要加钱。

    沈星辰不得不虚心请教:“我非要给你加多少钱呢?”

    齐小瑞:“不多,就2000。”

    沈星辰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2000块钱对于别人来说或许只是一个小数目,对于霍斯年来说更是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但对沈星辰而言,这笔钱可以买很多张火车票,去一个距离北城很远很远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两年前从沈家逃走时,他全身上下加起来还没有2000块,买了最便宜的绿皮火车票,要三天三夜才能抵达那个偏僻的小县城。

    齐小瑞见沈星辰迟迟不回复,又发来消息:“你是不是嫌贵啊?那我给你打个98折好了。哎,舍不得钱套不着身份证,我保证半个月内把身份证给你!”

    换作旁人,沈星辰不一定相信这番保证。

    但齐小瑞好像不一样,沈星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齐小瑞那张白白圆圆的脸很有亲和力吧。

    又或许是因为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在那场看似光鲜亮丽实则阶级分明的宴会上,齐小瑞是唯一一个没有嫌弃他的人。

    “好,我信你。”沈星辰又给齐小瑞转了2000块钱。

    齐小瑞收了钱,嘴巴就跟抹了蜜一样甜:“宝贝儿,你真是一个人美心善的Omega。”

    看到“宝贝儿”三个字,沈星辰怔了一下,脑子里不受控制地浮现出霍斯年那张俊美的面孔,耳边似乎还能听见男人深情又霸道地喊他宝贝。

    如果他真是霍斯年心尖上的宝贝儿就好了。

    可惜他不是。

    他只是霍斯年用来度过易感期的一支安抚剂。

    他配不上霍斯年。

    要不是因为契合度,他甚至不配当这个Alpha的安抚剂。

    沈星辰没再回复齐小瑞,独自在阳台呆坐了许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之后的一个星期,沈星辰都住在别墅,却一次都没有见到霍斯年。

    管家说他出差去了,还没有确定归期。

    沈星辰独自住在二楼,不用提心吊胆面对霍斯年,沈家那边也不敢来找他麻烦,他难得过了几天舒适自在的日子。

    期间,沈星辰看到了一个霍斯年的采访视频,是微博推送给他的。

    视频中,霍斯年刚刚参加完国外某个慈善拍卖会。

    他身材高大,衣着考究,一双黑眸深不可测,光影下散发着令人难以抗拒的魅力。

    金发碧眼的记者热情地问了他一些关于拍卖会的问题。

    霍斯年回答的很简洁,语气是一惯的冷淡,但谈吐间流露出来的那份优雅和高贵却令记者脸红不已。

    霍斯年说的是法语,沈星辰一句也听不懂,只看到视频中有许多弹幕在夸霍斯年法语说得好。

    “非常标准的巴黎腔,比所谓的伦敦腔好听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听不懂,但并不妨碍我对这个语言的欣赏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优秀的Alpha,也不知道将来会便宜哪个Omega。啊啊啊,想想就好嫉妒!”

    “这是顶级Alpha?爱了爱了,腿都软了。”

    沈星辰怔怔地看着视频中高贵又强大的Alpha,忽然明白了霍斯年先前说的社会阶级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难怪霍斯年看不起他。

    当然,也没有几个Omega入得了霍斯年的眼。

    霍斯年在国外忙着谈生意,沈星辰也没闲着。

    他忙着安排逃跑的路线。

    这次一定要逃得隐蔽一些,逃到沈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