凯翼文学 > 其他小说 > 偏执渣A藏着一个小宝贝 > 第29章沈星辰快到发情期了

第29章沈星辰快到发情期了

    对于霍斯年这种过于自信且野蛮的行为,周鹤不予评价,只是笑眯眯地提醒:“如果你的小宝贝被和他更高契合度的Alpha标记了,你就算把他抓回来也是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霍斯年不以为然:“不是每个Alpha都愿意标记他那种Omega的,也不是随便一个Alpha都能标记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AO之间起码要达到60%的契合度才能完成标记,比如你就标记不了他。”周鹤皮笑肉不笑地说。

    霍斯年眯了眯眼,冷冷地瞥了他一眼:“我标记不了他,但我可以揍你。”

    周鹤:“……你冷静一点,开个玩笑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和霍斯年虽然都是Alpha,但Alpha之间也有等级之分,像霍斯年这样的顶级Alpha,生来就比普通Alpha更有领导力、控制力和决断力,是天生的领导者。

    读高中那会儿,周鹤还不知道霍斯年的厉害,把人惹毛了,被按在地上揍得嗷嗷直叫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周鹤依然时不时在触怒霍斯年的边缘来回试探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开玩笑。”霍斯年的语气含着几分警告。

    周鹤见好就收,在霍斯年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,说:“我只是好心提醒你,你和沈星辰的信息素契合度只有59%。他一个普通Omega,很容易找到超过这个契合度的Alpha。尤其是他快到发情期了,这个时期是最吸引Alpha的,搞不好你一转身,他就吸引到契合度超过60%的Alpha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周鹤的话,霍斯年的脸色一点一点沉了下来,黑眸隐隐有股戾气跳动,心底也有几分暴躁

    一种说不清缘由的占有欲从心底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霍斯年的目光幽沉冰冷:“那又怎么样?我的Omega,未经允许,谁碰谁死!”

    顶级Alpha的占有欲可不是一般人承受得起的。

    “你的?”周鹤微微挑眉,“你之前不是不在意他吗?还是说你现在又进入易感期了?”

    霍斯年不耐烦:“我很清醒,你少给我阴阳怪气!”

    周鹤说:“既然清醒着,那你就应该知道自己的信息素有多难匹配Omega。至今为止,唯一能跟你的信息素匹配得上的,只有沈星辰一人。可是他有多个选择,而你只有他一个。”

    他有多个选择…… 听到这话,霍斯年心里更烦躁了。

    隐隐约约的,那种把沈星辰藏起来的念头再次从他脑子里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周鹤还在念叨:“……如果你把沈星辰弄跑了,你去哪里再找一个契合度超过他的Omega来度过易感期?Alpha在易感期缺少Omega的安抚是会发疯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疯的。”霍斯年俊美的脸庞没有一丝表情,眼神一片幽深,“只有无能的人才会控制不了自己!”

    周鹤见他不听劝,神情变得严肃起来:“霍斯年,你别以为自己是顶级Alpha就能掌控一切。我可以很确定地告诉你,目前为止,全世界没有一个Alpha能独自熬过易感期,就算是顶级Alpha也不例外!”

    霍斯年幽深的黑眸盯着他,一字一句、斩钉截铁地说:“我会成为那个例外的!”

    他不信所谓的信息素契合度能主导一切!

    周鹤无奈地叹气,站起身,拿着医药箱准备回家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,他还是忍不住回头劝霍斯年:“我觉得你那个宝贝Omega挺不错的。你几次把人赶出去,他还肯乖乖留下来陪你度过易感期,你就算看不起他,多少也对人家好点。”

    霍斯年嗤笑一声:“你以为他留在我身边是因为善良?情义?”

    他起身走到旁边的吧台,倒了一杯红酒,淡淡地说:“你口口声声说沈星辰会跑掉,那你看着吧,他就像癞皮狗一样赶也赶不走,恨不得一辈子赖在这里!”

    听到霍斯年这样看待盛星辰,周鹤更加无奈:“话不要说太满,你这样的性子,有几个Omega受得了。到时候他跑了……”

    霍斯年喝了一口红酒,脸上的表情很不耐烦:“你不困吗?不困的话就好好去研究一下为什么我从易感期清醒过来会失忆。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问题,原本走到门口的周鹤又倒了回去:“你这个问题我仔细想过了,应该是你潜意识里非常抵触沈星辰,但是在易感期又控制不住对他的渴望,所以清醒后你的大脑刻意遗忘了易感期那段记忆。”

    换句话来说,就是霍斯年本身很排斥沈星辰,易感期那段记忆对他而言是一种侮辱,所以他潜意识里刻意忘掉了它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解释,霍斯年赞同地点点头:“我确实不想记得任何和他温存的记忆,没有必要,也没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周鹤沉思片刻,说:“其实还有一种可能,就是你标记不了沈星辰,你们之间的羁绊不够深刻,所以你不记得易感期和他相处的事。你看,易感期发生的事,除了关于他的部分,其他事情你都记得一清二楚。”

    霍斯年讥笑说:“看来我和他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