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他敢跑试试

    看着倒在地上的Omega,霍斯年的脸色难看极了。

    管家则一脸震惊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谁也没料到平时看起来柔弱可怜的Omega,性子竟然刚烈到这种地步!

    难道真的误会他了?

    霍斯年的心情有几分复杂,沉默了片刻,吩咐管家:“送他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赵叔连忙上前,把沈星辰从地上扶起。

    很快,沈星辰被送到别墅区附近的医院,脑袋拍了片子,除了额头上的嗑伤,暂时没什么大碍。

    赵叔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挺喜欢沈星辰这孩子的,乖巧听话不说,为人也懂事安分。

    可惜生在沈家那样利益熏心的家庭里,真是可怜。

    今晚霍斯年说沈星辰偷了他的金镶玉,赵叔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理由很简单:沈星辰在别墅待了两个多月了,要是想偷东西,早就下手了,怎么会等到现在。

    何况他要是真的偷了东西,又怎么会坚持让人去查监控,这不是不打自招么。

    但这件事做主的是霍斯年,赵叔也不敢替沈星辰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在霍家当管家那么久,深知霍斯年的性子,向来说一不二,不容许别人质疑和反驳。

    他要是替沈星辰解围,恐怕霍斯年会更为恼火。

    在赵叔看来,霍斯年未必不清楚沈星辰的无辜,但话都说出去了,再收回去等于打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霍斯年那么高傲,又对沈星辰不屑一顾,即便心里清楚是误会,也不可能承认的。

    谁会在意一个卑微的蝼蚁是否受了委屈呢。

    虽然这么想有点冷血,但这就是现实。

    赵叔虽然可怜沈星辰,却还没到为他惹怒霍斯年的地步,因此他只是劝沈星辰低头认错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沈星辰是个外柔内刚的人,性情比Alpha还要刚烈!

    赵叔暗暗叹气,这种性情要是不改一改,恐怕以后还要吃苦头。

    夜色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从医院回别墅的路上,沈星辰醒了。

    “赵叔,这是去哪里?”他捂着受伤的额头,从车子后座坐起身,问前面开车的赵叔。

    “送您回去休息。”赵叔说,又解释一遍,“先前您晕过去了,先生让我送您去医院,医生说您没什么事,受了点皮外伤,回去好好休息就行。”

    沈星辰轻轻嗯了一声,又充满歉意地说:“赵叔,给你添麻烦了,这么晚还要开车送我来回跑。”

    赵叔道:“这是先生吩咐的,是我的工作,您不必客气。”

    沈星辰便没有再说什么,扭头望着车窗外的夜色发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赵叔倒是又开口了:“沈先生,有些话我觉得有必要跟您说一说,只是这些话难听,希望您听了不要气恼。”

    沈星辰连忙道:“赵叔,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赵叔点了点头,一边开车,一边斟酌着话语:“今晚的事,或许您确实受了委屈。不过,在先生眼里,对错并不是最重要的,令人臣服和敬畏的权威才是。”

    沈星辰怔了怔,问:“赵叔,你的意思是,以后霍先生说我错了,我就是错了,对吗?”

    “您也可以这么理解。”赵叔没有多做解释,只说了这一句。

    沈星辰还想问别的,赵叔却不肯再说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本以为在医院查着没事,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,结果刚回到别墅沈星辰就发起了高烧。

    管家见他脸都烧红了,额头更是一片滚烫,担心烧坏了,连忙打电话给霍斯年的私人医生周鹤。

    此时已是深更半夜,茫茫夜色笼罩着整座城市。

    周鹤在睡梦中被吵醒,倒也没有生气,听管家一说,便拿了医药箱赶到别墅。

    沈星辰这次发烧来得凶猛,不到半个小时整个人就烧迷糊了。

    管家喊了他几次都喊不清,只见他双眼紧闭,脸颊泛红,连呼出来的气息都是滚烫的。

    “问题不大。”周鹤很淡定地给沈星辰扎了一针。

    管家松了一口气:“那就好,真怕这样烧下去,人给烧坏了。”

    周鹤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金丝框眼镜,微笑道:“烧不坏的。明早要是高烧不退,就让霍斯年搂着他睡一觉好了。”

    管家不解:“这怎么能退烧?”

    周鹤笑而不语,拎着医药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楼下,不知何时坐在客厅沙发上的霍斯年忽然抬眼,冷冷地盯着他:“你是不是有病?三更半夜你打电话吵醒我,就是为了跟我说你要过来看病?”

    “你漏了重点,是过来给你的小宝贝看病。”周鹤纠正道,然后慢悠悠地走到霍斯年面前。

    他也是个Alpha,不过外表看起来温文尔雅,没什么攻击性,很容易让人误会他是Beta。

    他和霍斯年是高中同学,后来霍斯年聘请他为自己的私人医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