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坚决不认错

    沈星辰话音刚落下,管家从楼上走了下来,走到他面前,向他摊开手掌心:“沈先生,这是您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沈星辰一看,管家手心里的不正是自己的平安符吗?

    他又惊又喜,连忙拿起平安符确认一番,然后肯定地说:“对,这是我妈妈留给我的。前几天不见了,到处找都没找到,我还以为找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赵叔微笑道:“我今天帮先生打扫房间的时候捡到的,想着这应该不是先生的东西,房间里除了您也没有其他人去过,所以才来问问您。”

    沈星辰恍然大悟,难怪他在霍氏集团找来找去都没找到,原来是掉在霍斯年的房间了。

    他感激道:“赵叔,谢谢你。这个平安符虽然不值钱,可它对我来说非常重要。真的太感谢你了!”

    赵叔刚想说不用客气,霍斯年冷笑一声,盯着沈星辰问:“你不是说平安符丢在公司了吗?为什么赵叔会在我的房间捡到?”

    沈星辰一听便知道霍斯年还在怀疑他撒谎,连忙解释:“平安符不见的那天早上,我洗漱时还摸到它挂在我的脖子上,贴着我的胸口。后来到您的办公室才发现它不见了,就以为落在了公司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敢撒谎!”霍斯年厉声打断了沈星辰的解释,目光中含着一抹鄙夷和嘲讽,“这么低级的谎话也好意思拿出来糊弄我!”

    沈星辰急切道:“不是的,我没有糊弄您,我说的都是真的!您要是不相信,可以去查那天的监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没这个必要。”霍斯年的语气很冷淡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沈星辰一怔,随即脸上露出几分期待,“您相信我了?”

    霍斯年眼中的嘲讽更浓了:“一眼就能看穿的谎言,何必叫人大费周章地查监控。况且,你也不值得我费这个心思!”

    沈星辰脸上的期待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,不知所措道:“可是我没有撒谎啊…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平安符会掉在您的房间,我一直都以为它掉在霍氏集团,因此那天才会急急忙忙跑出去找……”

    霍斯年面无表情地问:“看来你是不肯承认偷东西了?”

    沈星辰察觉到他语气中若有似无的狠厉,不由地哆嗦了一下,却还是摇头:“我没偷。”

    没有做过的事怎么能承认,何况还是偷窃这么不光彩的事。

    一旦他承认了,霍斯年会更加看不起他,更加厌恶他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沈星辰鼓起心中所有的勇气,直视着霍斯年:“那天您要把我金镶玉给我,我不肯要,您说只有我才配得上他,一定要我戴上……”

    他把那天发生的所有细节都叙述了一遍,试图唤起霍斯年在易感期的记忆。

    霍斯年却冷笑道:“我说的应该是只有你不配才对!沈星辰,你是什么东西,你心里没点数?”

    Alpha的高傲在这一刻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他高傲地俯视着眼前柔弱不堪一击的Omega,冰冷的眼神就像看一只蝼蚁,即便碾死也不会在他心里留下半点痕迹!

    沈星辰咬了咬唇,嗫嚅说:“我知道我不配……我只是……只是想把那天的事告诉您,希望您能记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毫无意义的事记起来只会浪费脑子!”霍斯年冷酷地说。

    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沈星辰默默念着这几个字,想到这几天他和霍斯年之间的点点滴滴,心忽然抽痛了一下。

    霍斯年又警告道:“不要以为你和我有59%的契合度,我在易感期就非你不可!最后给你一次机会,你要是老老实实认错,我还能轻饶你!你要是还敢糊弄我——”

    他冷笑一声,眼中的威压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赵叔见霍斯年真的动怒了,又见沈星辰呆愣着,连忙把他拉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您就跟先生认个错吧。”赵叔低声劝说,“免得吃苦头。”

    一向乖巧听话的沈星辰这次却不肯松口,小声说:“我没错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说的很小声,但霍斯年还是听见了,不由地冷笑。

    这个下贱的东西,手脚不干净就算了,被抓到还死不承认,以为真的不敢拿他怎么样?

    这次非得给他一个教训不可!

    就这一瞬间,霍斯年身上爆发出骇人的气场,强悍的Alpha信息素就像一头暴怒中的凶兽,咆哮着扑向沈星辰!

    “啊!”沈星辰猝不及防,脖子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掐住,那种熟悉的窒息感瞬间袭上心头。

    他眼前一黑,双腿“扑通”一声跪在地上,紧接着四肢百骸传来撕裂般的剧痛!

    “霍先生……不要……”沈星辰痛苦地蜷缩成一团,脸色惨白如纸,额头冷汗涔涔,很快打湿了头发。

    在顶级Alpha的威压下,他连头都抬不起来,像最卑微的蝼蚁,匍匐在男人脚下求饶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啊!好痛!求霍先生饶过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作为ABO三个性别中最柔弱的Omega,沈星辰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