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章不要痴心妄想

    霍斯年许久没有出声,就这样冷冰冰地盯着沈星辰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,沈星辰也不敢出声,心中越发忐忑,身子也越来越僵硬,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。

    书房里一阵沉寂。

    半晌,霍斯年从抽屉里拿出一张银行卡,“啪!”的一声,银行卡被他丢在书桌上。

    “这张卡给你。”霍斯年面无表情地吐出一句,声音冷冷的,“以后每次我从易感期清醒过来,我会让人往卡里打一笔钱,当作你的劳务费。而你需要做的——”

    他顿了一下,眸色微沉,语气加重道:“就是在我易感期期间,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。听懂了吗?”

    沈星辰怎么可能听不懂呢。

    霍斯年这话,说白了,就是让他当安抚剂。

    类似的话,在霍斯年第一次进入易感期的时候,管家赵叔也跟沈星辰说过。

    不过赵叔说的比较客气,霍斯年则像发号命令一样,语气中带着Alpha的强势和高傲。

    沈星辰没想到霍斯年把他叫回来是因为这个,有点不知所措,怔怔地站在那里,没有去拿银行卡。

    霍斯年见状,也懒得探究沈星辰怎么想的,比如愿不愿意。

    他自顾自地说:“安分点,不要痴心妄想。”

    这副高傲而冰冷的语气,和昨晚喊沈星辰宝贝儿的样子截然相反,让人难以想象这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沈星辰被霍斯年温声软语的疼惜了好几天,此刻见他这么冷漠,即使心里明白怎么一回事,也难免因为这份落差而难受。

    他抿了抿唇,也不知自己哪来的勇气,结结巴巴地问:“怎、怎么算痴心妄想?”

    霍斯年挑了挑眉,俊美的面容露出一丝讥讽,说:“觊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就是痴心妄想。”

    沈星辰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攥紧了裤边,喉咙有些干涩发紧,却又自虐般地问:“如果是霍先生您在易感期的时候主动给我的呢?”

    比如某些承诺。

    他能期待霍斯年回忆起来后兑现诺言吗?

    大概是沈星辰这副眼巴巴的样子太过可笑,霍斯年嗤笑一声:“我给你了什么?不妨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沈星辰见他没生气,心里隐隐露出一丝希望:“您的承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承诺?”

    “您说会永远保护我。”沈星辰说这话时心跳的很快,第一次勇敢地直视着霍斯年,“您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霍斯年冷笑:“我怎么可能说出这么蠢的话!”

    沈星辰脸色一僵,心里像被针刺了一下。

    霍斯年忽然站起身,冷着脸一步一步走到沈星辰面前,狠狠捏起他的下巴:“你是不是以为我不记得易感期发生的事,所以编出这种蠢话哄骗我给你更多的好处?”

    沈星辰不由瞪大眼睛,雾蒙蒙的桃花眼露出一丝惊慌:“我、我没有欺骗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霍斯年冷喝一声,眼神幽深冰冷,毫无温度,“如果你想利用我失忆这一点大做文章,妄想成为我的伴侣,我劝你还是早点死心,免得后悔莫及!”

    对霍斯年来说,他并不需要娇弱敏感的Omega当伴侣,他更想寻找一个情绪温和稳定、家世和见识都很优秀的Beta当妻子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Omega这一类人负责生育就行了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非要寻找一个Omega当伴侣,也不是不行,但这个Omega绝不可能是沈星辰!

    为了让沈星辰彻底死心,在他易感期时安分守己一些,霍斯年又冷冷地开口:“虽然你是目前为止和我信息素契合度最高的Omega,但契合度不能代表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家世、见识、眼界以及学历等等,这些东西在我看来远远比所谓的契合度重要得多。很可惜,你一样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我不喜欢你这种柔弱可怜的Omega,就算是当我的情人,我也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的Omega,不管在别人面前如何,在我这里必须热情、活泼、大方,还要懂分寸,进退自如,乖巧听话。最重要的,人格独立,不依附任何人!”

    说到后面这句,霍斯年似笑非笑地瞧着沈星辰,薄唇勾着一抹嘲讽的弧度。

    沈星辰不由地低下头,脸颊因为难堪而微微发烫。

    就在刚刚,他还跟霍斯年说起那份保护承诺,而现在霍斯年说他喜欢不依附任何人的Omega。

    沈星辰哪里还听不出霍斯年对自己的嫌弃和嘲笑,张了张嘴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,眼神一片黯然。

    而霍斯年想要的就是沈星辰这种反应,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卑贱,绝了那些不该有的妄想!

    他满意地松了手,放开了沈星辰的下巴,又慢条斯理道:“即使你在易感期哄骗我和你结婚领证,你我也算不上合格的伴侣。你别忘了,你我的契合度才59%,这样的契合度连临时标记都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霍斯年说的每一个字,每一句话,都在否定沈星辰这个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