凯翼文学 > 其他小说 > 偏执渣A藏着一个小宝贝 > 第20章永远保护我的宝贝儿

第20章永远保护我的宝贝儿

    被沈庆柏送去Omega调教学校的第一天,沈星辰就被训导员关到一个小黑屋里。

    后来他才知道每个被送来的学生都要遭受这样的折磨,这是训导员给他们的下马威。

    小黑屋狭小昏暗,加起来不足三平米,没有床,没有卫生间,连窗户也没有,看不到一丝光亮,只有一个小小的通风孔。

    大概是从未有人打扫过,墙壁都发霉了,屋子里又臭又脏,充斥着一股排泄物的味道,还有一堆蟑螂老鼠爬来爬去。

    沈星辰被关了整整七天,每天吃的都是剩菜剩饭,喝的都是不干净的水,半夜总是被吱吱乱叫的老鼠惊醒。

    在这样变态的学校,很多Omega精神都崩溃了,还有一些Omega试图逃跑,但没有一个成功的。

    此刻沈星辰发现自己又回到了这个恐怖的学校。

    他拼命地往前跑,身后是拿着电击棒追他的训导员。

    “站住!再敢跑试试!老子打断你的腿!”训导员在后面一边追,一边骂骂咧咧。

    快跑!

    不能停!

    不能被他抓住!

    沈星辰没命地跑着,耳边是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和心跳声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跑出学校大门了,一只手从后面抓住了他的肩膀!

    “啊!”沈星辰惊恐大叫,浑身猛地一抽搐,从噩梦中惊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额头上都是冷汗,浑身不住地颤抖,眼神涣散而呆滞,一时分不清自己到底在哪里。

    直到耳边传来霍斯年低沉又着急的声音:“宝贝儿,你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沈星辰恍惚了片刻,感觉到身边温热而结实的身体,鼻尖是熟悉的Alpha气息,这才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原来是做梦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沈星辰小声道,声音因为心底残留的恐惧而有些颤抖,“只是做了一个噩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噩梦?”霍斯年把他牢牢搂在怀里,亲了亲他的耳垂,又亲了亲他的脖子,一副亲不够的样子。

    沈星辰全身上下都很敏感,被霍斯年一亲,脖子和耳朵痒痒的,控住不住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笑出声,只是抿着唇无声地笑,憋得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梦见有一只很丑很凶的怪物在后面追我。”沈星辰放松了许多,紧绷的身子也舒松了一些。

    但他下意识地隐藏了噩梦中的一部分,不想让霍斯年知道自己不堪的过去。

    霍斯年对他这个噩梦的怪物不以为然,只当自己的宝贝儿胆小,低声哄道:“别怕,有我在。”

    沈星辰嗯了一声,像猫咪一样依偎在男人怀里。

    或许是知道易感期的霍斯年会保护自己,在这个深夜,沈星辰竟然从他身上得到了一丝安全感。

    他小声问:“霍先生,你会永远保护我吗?”

    “会。”黑暗中,霍斯年毫不犹豫地承诺道,声音坚定沉稳,仿佛没有什么能让他动摇。

    他在沈星辰耳边道:“你是我最宝贝的Omega,我绝不让别人伤害你一根手指头。”

    一字一句,一言一诺,对沈星辰而言,这是他听过的最好听的话。

    尽管他知道霍斯年从易感期清醒后就会忘掉这句承,还会把他别墅赶出去。

    可他相信,这一刻霍斯年说要保护他是真心的。

    霍斯年是第一个说要永远保护他的人。

    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沈星辰心里甜滋滋的,像吃了蜜糖一样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他在霍斯年怀里安心地睡了,直到天亮也没再做噩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沈家。

    “啪!”客厅里的花瓶被人狠狠砸在地上,很快变成了一滩碎片。

    蒋昊成翘着腿坐在沙发上,一边玩手机,一边冲手下的人喊道:“给本少爷砸!砸得越响越好!”

    沈夫人站在他旁边,一边心疼,一边赔笑说:“蒋少爷,您快让他们停下吧。昨天确实是我不对,不该让我们家那个下贱东西陪您参加宴会……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蒋昊成不耐烦地抓起一个杯子,砸在了沈夫人脚下,沈夫人吓得不轻,一下子忘了要说的话。

    蒋昊成冷笑道:“你们当本少爷是什么人,居然敢把一个二手货送给我,害得我当众出丑!这笔账,我今天一定要跟你们沈家好好算一算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冲手下的人吼道:“都没吃饭吗?砸得这么轻!给本少爷使劲砸,砸完了本少爷请你们玩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蒋昊成手下那几个人砸得更卖力了。

    不仅花瓶、杯子、桌椅被砸得稀烂,就连窗户和地板也被砸裂了,整个客厅乱糟糟的,狼狈得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沈庆柏夫妇在一旁干瞪着眼,又着急又窝火,却拿蒋昊成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今天一大早,夫妻俩刚起床,蒋昊成便带着几个人气势汹汹地闯进客厅。

    他们二话不说一通乱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