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章 再次被标记

    跨年夜这天清晨,月城下起了淅汕,到处湿漉漉的,空气湿冷刺骨。沈星辰起来上厕所,不由自主地往窗外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院子门口空荡荡的,平常广「点钟就买好早餐站在那里的霍斯年,此刻不见踪影。辰又看了看时间,已经早上七点半了。

    霍斯年该不会出什么事吧?

    心中闪过这个念头时,沈星辰猛地意识到自己竟然在担心他。这很不好。沈星辰抿了抿唇,又往窗外看了一会儿,始终不见霍斯年出现。

    也许不会来了。

    毕竟这三个月,他始终都装作对霍斯年很冷淡的样子,没有给他半点回应。想到从今往后,霍斯年再也不会出现在院子门口,再也不会如影随形般跟在他身后,沈星辰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心里又有种说不出来的失落和难过。

    他重新回到床上躺下,却怎么也睡不着了,干脆起身,换了衣服出门买些生活必需品。等到沈星辰从超市回来,却看见霍斯年站在院子门口。

    男人穿着黑色大衣,衬得身形越发高大挺拔,眉宇间的气势越发沉稳动人。

    他脸上没什么表情,看起来十分高冷。可是在看到沈星辰时,他脸上似乎有了温度,幽深的眼神也变得柔和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今早去四喜堂买了你爱的核桃包和虾仁馄饨, 回来时车子打滑,迟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霍斯年一边把打包好的早点递给沈星辰,一边很认真地解释。放在以前,这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霍斯年绝不会对沈星辰解释他的任何行为,因为在他眼里,沈星辰不值得他多费唇舌。

    可现在不一样了。沈星辰能从他那看似平静的语气中察觉到一丝不安。

    霍斯年是怕他生气吗?

    沈星辰看着那份早点,心里什么滋味都有。

    “还是不喜欢吗?”霍斯年见他不肯接早餐,自顾自地给自己找台阶下,。

    三个月来,霍斯年给他买的早餐没有一次是重复的。沈星辰摇摇头,看着霍斯年被雨水打湿的发丝,想说点什么,又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发现自己好像没办法再狠心拒绝霍斯年了。6210510451

    “给我吧。”沈星辰接过早餐,假装没有看见霍斯年欣喜若狂的表情,径自走进院子,把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院子外,霍斯年喜不自胜,禁不住轻笑出声,又在门口来来回回地走‘了几十遍才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中午,沈星辰突然收到一份陌生的电子邮件。

    他打开一看,才知道是许久未见的严蔚发来的。

    三个月前,严蔚把猫交给沈星辰代养,说要出去一趟,两个月后就会回来。

    可现在,严蔚在邮件中充满歉意地说: “对不起,星辰,恐怕我不能回月城了,我食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最想拥有的人, 可惜我的身份注定不能拥有爱人,这一生我只能效忠国家和人民。”

    ”遇见你,是我最大的幸运,如果有机会,希望我们还能相见。”a 看着这封简短的电子邮件,怀里抱着严蔚的猫,眼睛又酸又涩,继而一片模糊。

    严蔚不会回来了,隔壁那个院子要换新主人了。意识到这一点,沈星辰整个下午心情都不太好。

    直到晚上,霍斯年在院子外问他要不要一 起去看跨年烟花,他才提起一点精神。附近的广场有跨年烟火会,每年都很热闹。沈星辰一时心动,嘴巴不受控制地说了一个字: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看到霍斯年眼里的笑意,他又有些后悔,心想:干嘛要跟这个人-起看烟火,我自己去不就好了。

    想是这么想,他又鬼使神差地上了霍斯年的车。

    夜色越来越深,天空还在下毛毛细雨,却阻挡不了人们对跨年烟花的热情。

    广场上到处都是人,小孩子拿着气球跑来跑去,差点把沈星辰撞到喷泉池里。

    好在霍斯年眼疾手快,迅速搂住了他。两人身体紧贴,彼此呼出来的气息都能感觉到。

    沈星辰忽然心跳加快,脸颊也有点发烫,一 把推开霍斯年,快步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霍斯年紧跟在他身后,每次有人快要撞到他, 霍斯年都伸手把他护在怀里。

    最后不知怎么的,沈星辰被人挤到霍斯年怀里,又被霍斯年牢牢地抓住手。新年倒计时来临,广场上众人热情高涨: ”5、4、3.....":

    当数到“1”时,漆黑的夜空突然爆发出无比绚丽的烟火,周围一片沸腾欢呼尖叫。

    许多人激动地抱在一起,情侣们当场热吻,羞涩的女孩则埋入男朋友怀里。

    漫天烟火和欢呼中,沈星辰感觉有人在他额头落下轻轻一吻。

    同时,耳边传来霍斯年低沉动人的呢喃: “沈星辰,我爱你。”沈星辰抬起头,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男人,随即低下头,没有给他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跨年烟火结束后,霍斯年把沈星辰送回小院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