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跪了一上午

    沈星辰说到做到,穿好衣服便在霍家别墅门口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跪,他便从清晨跪到了中午,整整三个小时滴水未进!

    午后的太阳又毒又辣,沈星辰被晒得头晕脑胀,嗓子干疼得要冒火一样,眼前的视线也越来越模糊。

    要不是双膝的剧痛刺激着他,恐怕他就要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不能晕……霍先生还没说满意……不能晕过去……”沈星辰无力地喃喃自语,又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随即狠狠咬了舌尖一口!

    尖锐的疼痛以及苦涩的血腥味让他瞬间清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沈星辰重新抬起头,双目紧盯着别墅大门,幻想着下一刻那道门就会打开,霍斯年从里面走出来,然后允许他继续留在霍家。

    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霍斯年始终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沈星辰在霍家跪了一上午,引得霍家不少佣人注视和议论,他们的脸上带着明显的嘲笑和不屑。

    两个打理花圃的beta佣人从沈星辰身边经过,其中一人鄙夷道:“Omega就是下贱,跪在这里也不嫌丢人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急忙拉了拉她:“嘘,你小声点,小心他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见了又怎样?他还敢去先生那里告状不成?就算他去告状,先生也不会搭理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虽然他长得挺漂亮的,但怎么说也是个Omega,上不得台面,先生估计是一时兴起才留了他两个月。现在新鲜劲过去了,还留着他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两个佣人的话一字不剩地落入了沈星辰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他装作没听见,依旧跪着,心口却如同被上百根尖针扎着,密密麻麻地疼了起来。

    谁不想有尊严地活着呢。

    可这个社会如此不公平,他分化成Omega也就算了,还偏偏生在利益熏心的沈家。

    他今天要是选择了尊严,也许就没有明天了。

    此刻在烈日暴晒下,沈星辰感觉自己快撑不住了,忍不住张开嘴喊了起来:“霍先生,霍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又干又哑,听起来像是要撕裂了。

    “霍先生,我错了,我再不敢扫您的兴了,您原谅我吧!”

    他喊了一遍又一遍,别墅大门依旧紧紧地关闭着,

    沈星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原本晒得通红的脸渐渐失去了血色,一片惨白,连嘴唇都是苍白的。

    他额头上都是汗,身上的衣服也被汗水浸湿了。

    可他不敢放弃,也不能放弃。

    “霍先生,求求您,求您让我留下来吧……”沈星辰喊得声嘶力竭,喉咙因为过于缺水而一阵干疼,就像一根根尖刺扎在里面似的。

    就在他近乎失声的时候,别墅大门终于打开了。

    霍斯年站在门口,俊美的脸庞十分冷漠,冷眼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霍先生!”沈星辰又惊又喜,使劲扯起唇角,惨白的脸庞露出一抹卑微又讨好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您满意了吗?我是不是可以继续留在您身边了?”他充满期待地问。

    霍斯年唇间含着一抹冷笑,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很冷,毫无温度,仿佛在看某个不值得一提的小东西。

    沈星辰的笑容僵在脸上,一颗心心沉了下去,又泛起一股无法形容的凉意。

    明明是夏天,烈日当空,他却觉得很冷,手脚都是冰凉的。

    如果霍斯年还不满意,他就得一直跪下去。

    如果他敢起身,按照霍斯年狠厉无情的性子,就算不留下他,也一定不会让他好过,恐怕到时候不死也得脱层皮。

    看着一脸冷漠的霍斯年,沈星辰心想:你不过来,那就我过去,爬也要爬过去!

    他咬了咬牙,强撑着最后一点清醒的意识,逼着自己忽略膝盖处尖锐的疼痛,硬是站了起来!

    可是还没站稳,沈星辰的双腿便抖个不停,随即一软,膝盖重重地磕在地上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那一刻,他的膝盖仿佛要碎裂了一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