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章进行试验

    “你疯了?!"周鹤一脸震惊,一向温和斯文的他连声音都拔高了,又伸手去探霍斯年的额头,“我看你是不是发烧了,

    “我没疯,也没发烧。”霍斯年不悦地皱眉,却因为无法动弹而躲不开周鹤的手, “我很清醒。

    “确实不烧。”周鹤摸了摸霍斯年的额头,嘀咕道,“那你一定是脑子被撞坏了。"

    霍斯年冷声讥讽:

    周鹤也不恼,抬手扶了扶金丝框眼镜,说:“我很正常,不正常的是你。你了解我这个实验项目吗?就敢来小白鼠!霍斯年轻描淡写道:‘ “不就是把抑制剂注射进,让腺体进入休眠状态,不再产生信息素吗?我可以接受。

    周鹤无奈道:以我也没有完全的把握能够保证它一-定成功。中间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,都可能导致不可逆的结果!"所谓腺体休眠实验,是周鹤专i ]针对个医学课题,

    他研制了一种特殊抑制剂,这种抑制剂只对。

    只要把抑制剂注射进面, 就能使腺体进入休眠状态,不再分泌信息素,那么进入易感期

    从理论上来说,如果长期注射抑制剂,让腺体发挥不了作用,那么根据用进废退原则,它就会慢慢萎缩甚至消失。910440937

    可这也只是理论,临床上还没有真正实验过。

    况且比0许多,至今医学上也没有研究透彻,这也是为什么0制发情的药物,而感期的困扰。周鹤已经花钱招募了一批,打算进行人体试验, 没想到霍斯年竟然提出要当试验者!

    万一实验失败,造成腺体受损不可逆,那后果就严重多了。霍斯年有可能从一个ta, 也有可能因为腺体无法控制信息素的产生,导致信息素爆发,从而陷入更疯狂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是真疯了。”周鹤盯着霍斯年,试图从他脸上找到一丝开玩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可惜霍斯年一脸淡漠,仿佛去当小白鼠的不是他自己,而是和他毫无相关的人。

    他淡淡地说:“你就说我什么,时候可以试验吧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实验有结果再说。”周鹤不想再和他继续这个话题,‘

    “站住!”霍斯年皱眉,

    周鹤急了:“不是,霍斯年,你真有病啊!你怎么好赖不分呢?我不让你当小白鼠,是为了你好,你就别给我添乱了!

    霍斯年冷哼道:“如果我一-定要当这个小白鼠呢?

    “你!”周鹤气结,重新在病床前坐了下来, ”好,你给我一个理由,一个你必须做这个实验的理由。

    霍斯年道:“你做这’个实验的目的就是我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以再等等,等我研究成果出来再说。

    “我等不了了。”霍斯年淡漠的脸庞终于露出一-丝烦躁,决掉它!“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眼底闪过一抹令人心惊的狠厉!

    他一向如此,对别人狠,对自己更狠!

    对于不可控的东西,更是要先下手为强。

    如今他躺在医院,变成这副半死不活的废物模样,全都是因为该死的易感期!

    它就像一颗定时炸弹,随时都可能爆炸。

    “原本我以为我能控制它,但结果你也看到了,是我小瞧了它。”霍斯年冷笑一声,眼神又深又沉,“我绝不可能再

    周鹤看着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,沉默了一会儿,说: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。”霍斯年冷声打断了他的话, “我很理智,也很清醒,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"

    这次他出车祸,全都是因为易感期失控。

    是那些该死的信息素作怪, 导致他失去理智,在雷暴雨的夜晚出去寻找沈星辰,从而发生车祸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易感期,他就不会因为去找沈星辰而出事,以至于像个废物一样躺在医院,连霍荞那个蠢货也敢嘲笑他!霍斯年从小就被当作霍家继承人来培养,一向高傲惯了,也习惯了掌控自己,掌控别人。如今却什么都做不了,这让霍斯年十分恼恨。

    高傲不允许他低下头颅, 就算死也不能失去尊严!

    他要做自己人生的主宰,而不是被信息素牵着鼻子走。

    周鹤还在劝霍斯年: ".....我这个实验还不完善, 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副作用,你还是再好好考虑一下,不要冲动行事。

    霍斯年嗤笑一声,不以为然地说: “副作用再严重,能严重得过易感期失控发疯吗?"

    ”易感期是可以控制的,只要你找回沈星辰.....

    “不要再跟我提他! "霍斯年听到沈星辰三三个字,突然沉下脸,眼神变得冷冰冰的,甚至有些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周鹤试探着问: “你不会是把这次车祸怪罪在他头上了吧?‘

    “是又怎么样?”霍斯年的语气变得越发冰冷,脸上露出一丝讥讽,“百分百的契合度?呵! "只要他让腺体休眠,就算契合度再高又如何, 他不需要低贱的0的情绪!

    周鹤见他情绪激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