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章腺体休眠实验

    “你的猫?”沈星辰一脸诧异,难以想象眼前这位身强体健的粗壮-只软绵绵的小猫咪。

    如果说他养的是狼犬,那倒是很符合他的外形和气场。当然,每个人养什么宠物是他自己的喜好,别人无权干涉。只是诧异了一下,随即不好意思地说: ”对不起,我不知道小白是你的猫, 我还以为是流浪猫。

    他把小猫咪从怀里捧起,递给眼前的Alpha。

    谁知小猫咪并不配合,不愿意离开沈星辰的怀抱,软绵绵的小爪子拼命抱着他的手腕,张开小嘴“喵喵喵”地撒娇,又去舔沈星辰的手背,黏人得厉害。

    手去抓猫,低声询问道:“小白?

    “这是我给它起的名字。”沈星辰更加不好意思了,别人的宠物他乱起名字实在不好,‘的,就自作主张叫他小白了。”

    ,似乎并不介?意自己的小猫被起一个这么,简单烂大街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在小猫身上停留了一会儿便移开了,一点也不急着把猫带走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小白,要乖乖听话哦,跟你主人回去吧。”沈星辰低着头,温声细语地哄小白猫。

    小白猫却不干,小爪子更加用力地抱着沈星辰的手,它的主人则一声不吭地现在沈星辰面前。

    一时间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尴尬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您看小白它:

    小石桌上摆着一壶绿茶,一碟马蹄糕,一碟绿豆糕。沈星辰有喝下午茶的习惯,这两天每到下午,他忙累了,就在院子里泡上一壶茶,拿一碟点心,抱着猫坐在躺椅上,像个老年人似的,慢悠悠地享受下午时光。

    此刻眼前这个突然闯进来的睛地盯着马蹄糕,沈星辰微微一笑:“先生,要不一-起喝杯茶,吃些点心?"

    “嗯。”对方倒是痛快,径自走到小石桌旁坐了下来,然后毫不客气地吃起点心来。辰抱着小白猫走过去,给他倒了一杯茶。看着这个陌生的马蹄糕, 沈星辰试探着问:“你不觉得这马蹄糕很甜吗?"他一眼,又拿起一块马蹄糕,说:“刚好。”沈星辰笑了笑,没说什么。这马蹄糕和绿豆糕是他按照网.上的视频做的,而且是第一次做,糖放多了,以至于吃起来很甜腻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个看'似五大三粗的吃甜食。

    “我叫严蔚,住在你隔壁。”吃完点心后,一句,英俊端正的面孔看起来很严肃,让人不由地联想到教官、特种兵之类的词。沈星辰哦了一声,看了看隔壁的院子。小院子紧挨着,只隔了一道两米高的墙。

    出于礼貌,沈星辰也自我介绍说:‘严蔚点点头,没再说什么,健壮的手臂往前一伸,把小白从沈星辰怀里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喵迳”小白抗议地叫了一声,小爪子在空中胡乱挥舞了两下。

    但很快它又安静了下来,焉焉地垂着小脑袋,一副任由严蔚拿捏的样子。

    严蔚拎着猫走后,院子里又变得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沈星辰没有猫可撸,只好去修剪院-子里那些花花草草。

    谁知第二天一早,沈星辰刚做好早餐,准备在小院子里吃,严蔚又拎着小猫咪过来了。6154514445

    “我上午有事,想请你照顾一下我的猫。"严蔚站在院子里,一脸严肃地提出请求。

    沈星辰见他穿着西服皮鞋,打扮干脆利索,比昨天要正经许多,看样子确实有事要做。

    于是点头:“可以啊。严蔚把猫放在地上,却站着一动不动,没有要走的意思。

    沈星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看到他直勾勾地盯着小石桌上的蒸饺和煎饼。

    沈星辰暗暗觉得好笑,主动开口邀请严蔚:

    好。”严蔚又一次毫不客气地坐到了小石桌旁边。沈星辰总共蒸了十个饺子,严蔚吃了八个,又吃了五块煎饼,一碗瘦肉粥。

    吃完早餐,严蔚突然道:

    沈星辰一时没反应过来:“啊?严蔚扫了一眼放在院子墙角处的几桶墙漆,一脸认真道:“我下午过来给你刷墙,不收钱,你管晚饭。”沈星辰这才明白他的意思,没有拒绝,点头说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他一个人刷墙太累了,严蔚主动提出帮忙,他可以省不少功夫。再说都是邻居,互相帮忙,多个朋友也不错。果然,严蔚说到做到, 下午不到两点就换了衣服过来万其他墙。刷墙之前,严蔚摘下手腕的手表随意丢在"了桌上。觉得手表有点眼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他猛然想起,上次霍斯年带他去买手表,其中- -款名表就是严蔚戴的这款,价格好像在两千多万。

    沈星辰不由地看向背对着自己已认真刷墙的严蔚,简单的黑色,身上没有多余的装饰,看起来就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可普通人怎么戴得起两千多万的手表。

    沈星辰对严蔚的身份产生了一丝好奇,不过他什么也没问。严蔚干活利索,不仅帮沈星辰把房间的墙刷了,还把那些老化的电线也换了。

    傍晚夕阳西下,两个人坐在小院子里休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