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章我只要沈星辰

    59、58、57.....前方红灯-秒一秒地倒数着,堵在霍斯年前面的还有三辆车,而沈星辰搭乘的公交车已经过了这个红绿灯正往更远的方向开去。

    霍斯年看了一眼还在慢悠悠倒数的红灯,不由地眉头紧锁,眼里浮起一抹烦躁。

    眼看公交车越开越远,而红灯还在倒数,霍斯年忍不住低声咒骂:“该死的!

    他握拳锤了一下方向盘,目光紧锁着远去的公交车,心里也越发烦闷恼火。

    他也说不清此时此刻自己这样算怎么,回事,为什么,会做出去追沈星辰的行为。

    放在平时,

    ,霍斯年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举动的,更不可能一大早丢下公司的事不理,跑来这个小县城等沈星辰出院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刻,霍斯年觉得沈星辰可能给自己下蛊了。

    就在红灯倒数到第9秒时,沈星辰搭乘的么}交车终于消失在了霍斯年的眼中。

    霍斯年双手捏紧了方向盘,手背青筋暴起,一双黑眸死死地盯着远方的车流。那辆公交车已经开去了不知名的远方,他追不上了。

    天际阴沉沉的,大片乌云笼罩着天空,似乎有大雨将至。斯年的心情也如这天气一般乌云密布,好不到哪里去,一路沉着脸回到北城。

    回到别墅已经是傍晚了。

    天色越发昏暗阴沉,厚厚的乌云压着天际,透不过一丝光似的,让人心情也很烦躁。

    “霍先生,您回来啦。”江羽早就在客厅等着霍斯年了。

    他今早想去找霍斯年道歉的,但管家说霍斯年早就出门了,他只好在别墅等着。

    这会儿看见霍斯年,江羽连忙迎了上去,一脸乖巧安分的样子。

    霍斯年没心情搭理他,沉着脸往楼上走。江羽脸色微僵,又跟上去,语气有几分委屈:‘次不敢了,以后也会乖乖听话的

    "滚!"霍斯年心烦不已,毫不客气地骂道。

    "霍先生

    .....”江羽可怜兮兮地喊了一声,声音又软又柔,以为这样能让对方心软。

    这是他从别墅的某个佣人口中打听到的方法。

    据那个佣人说,当初沈星辰就是靠装可怜留在了霍斯年身边,还博取了管家的同情。江羽被苏娅送过来时,苏娅也叮嘱他多跟沈星辰学一学,毕竟沈星辰是所有0年身边最长久的一个。

    所以这段时间以来,江羽都在模仿沈星辰,比如学他的乖巧,学他的穿衣打扮。

    还有现在,学沈星辰如何装可怜道歉。

    然而江羽不知道的是,霍斯年从来都不是一一个因为别人可怜就心软的人,否则也不会把沈星辰赶走了。

    霍斯年脚步不停,根本没把江羽当作-一回事,径自朝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霍先生,您等等我。”江羽急忙追.上去。

    他刚要去抓霍斯年的手,霍斯年仿佛有所察觉似的,猛然转身,冷眼盯着他:“听不懂人话是不是?还是你耳朵聋了?

    “我.....”江羽说了一个字,两眼泪汪汪的,微微抿着唇,像极了沈星辰平时的表情。霍斯年盯了他几秒,心里竟然隐隐有一-丝后悔一一旦起码沈星辰识趣,不会像苍蝇一样赶不走,装可怜也比眼前这个蠢货装得惹人怜爱。当然,他和沈星辰的契合度也比这个蠢货强几十个百分点。霍斯年连骂都懒得骂了,直接丢下一句:

    江羽吓得不敢再开口,眼睁睁地看着霍斯年上了三楼。霍斯年回到书房,却没什么心情处理公)司的事,抽了好几支烟, 忽然起身去了二楼。

    这是霍斯年第一次踏入沈星辰的房间。

    房间里摆设简单,保持着原先客房的模样,仿佛住在这里的人只是把他当作一个暂时休息的地方,因此没有重新布置过,也看不出带有沈星辰本人的一丝痕迹。霍斯年在房间里转了一圈,发现沈星辰除了带走他自己的衣物,其他东西一样没带。

    他送给沈星辰的那辆布加迪至今还停在车库,而车钥匙此刻正放在桌子上。霍斯年更心烦了,抓起车钥匙想扔进垃圾桶,却又犹豫了一下,丢回了桌上。隐隐约约约的,他竟然有些期盼沈星辰还会再回来,车钥匙还是先留着吧。

    毕竟那辆布加迪是沈星辰亲自选中的.

    霍斯年在房间里转来转去,看了好一会儿才离开。

    他走到楼下,吩咐管家:

    管家面露犹豫: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听到这话,霍斯年突然火冒三丈:“让你锁就锁,问那么多干什么!"管家低下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霍斯年心里憋着一股无名火,又无处发泄,干脆跑去健身房打拳。

    夜色渐渐沉了下来,原本就昏暗的天空变得越发黑沉,远处闪电骤然划破长空。

    轰隆-

    --

    一道惊雷响起,夜风四起,吹得树枝摇晃不定。

    天气预报说今晚有雷暴雨,管家听到雷声,连忙让佣人关好窗户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