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章天生一对

    “啊!”当破腺体的那一刻, 沈星辰痛得惨叫一声,脖颈被迫高高仰起,身子却因为巨大的痛苦而弓成一团在这个漆黑的夜里,霍斯年就像最凶猛、最兴奋的野兽,而他是无处可逃的猎物!作为脆弱的Omega, 面对,沈星辰毫无反击之力, 只能束手就擒。而白天还一口一个宝贝儿哄他的霍斯年,此刻却不带一丝怜惜,狠狠地咬着他的腺体不肯放松。凛冽而霸道的快便注入了中,完成了最野蛮的标记。这一夜,对于沈星辰而言,是他过去十九年中最痛苦的一夜!

    他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,身心都承受了无比惨烈的掠夺!

    直到第三天下午,沈星辰才从这场无比残酷的掠夺中清醒过来。尤其是后颈,尖锐的疼痛牵扯着全身上下每一 根神经,疼得沈星辰差点又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他躺在床上,睁着眼,脑子里空荡荡的,许久才缓和过来,才回想起所有的事。

    他居然被霍斯年标记了!这太不可思议了!

    他和霍斯年的信息素契合度才59%而已,而60%的契合度。这到底怎么回事?沈星辰慢慢转过头,看着身边还未清醒的Alpha,心里生出一种微妙的感觉。明明身上很痛,他却渴望被这个男人拥抱、亲吻以及疼爱,更渴望和他身心交融。

    ha标记后,由于信息素的作用,会对的依赖和爱慕之情。也很清楚这一点,可他控制不住这种感觉,身子不由自主地挨紧了霍斯年,甚至希望对方能紧紧地抱住他。

    “唔!”他强行爬起身,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,爬起身,下了床,踉踉跄跄走进洗漱室。洗漱室有一面很大的镜子,清晰所地映出了他脖子上被咬得又红又肿的腺体!

    他真的被霍斯年标记了。沈星辰第一感觉不是羞涩,也不是高兴,而是慌乱。等霍斯年清醒过来,是不会因为标记了他就疼惜他的,反而会更加厌恶他。

    看着红肿不堪的腺体,沈星辰忽然有些庆幸;幸好只是临时标记。临时标记三天就会失效,而永久标记则是永久性的,除非或者死亡才会失效。用热水敷了敷腺体,又把泡了一个澡,洗干净身体,这才从洗漱室出来。

    一出来,便看到霍斯年眉头紧锁坐在床上, 上身裸着,宽大的肩膀和紧实的肌肉充满了魅力。沈星辰发现自己前所未有的渴望这具身体,慌忙低下头,不停地默念这是信息素作崇, 他才不是那么重欲的人。

    “出去!”霍斯年深深地盯了沈星辰一眼,眼神有些复杂,语气却一如既往的冷漠。

    显然,霍斯年已经从易感期清醒过来了。沈星辰对此已经很熟悉,什么也没说,转身便走。只是踏出卧室那一刻,他还是忍不住回头,悄悄看了一眼。看到霍斯年冰冷的脸庞时,心不受控制地抽疼了起来。结束了。沈星辰一边想,一边头也不回地往外走,越走视线越模糊,眼里全是氤氲的水雾。沈星辰一走,霍斯年的脸便沉了下来,拿起手机给周鹤打了一个电话:“立刻滚过来!”

    “怎么.....”实验室这边,周鹤刚说了两个字, “了”字还在嘴边,就被霍斯年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周鹤只好放下手里的实验, 吩咐助手收拾好他的东西,匆匆离开了医学实验室。

    赶到别墅,见到霍斯年,周鹤一下子就闻到了空气中残留的一丝不做寻常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你.....”周鹤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我临时标记他了。”霍斯年轻描淡写地说了一-句,随后拿起一件衬衫,走到穿衣镜前,对着镜子不紧不慢地系起扣子来。

    周鹤吃了一惊,难怪卧室的气息那么暖昧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那双藏在金丝框眼镜后面的眼眸闪过一丝戏谑: “那我得恭喜你了,终于找到了人生伴侣。”

    “你找死么?”霍斯年从镜子里冷冷地盯了他一眼, “你现在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,为什么59%的契合度可以标记他?”

    周鹤不答反问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你标记了他,找到了能够让你在易感期不再发狂的伴侣,却好像不太高兴。’

    “我不可能娶他那样的0。” 霍斯年穿好了衣服,转过身冷眼睨着周鹤, “这件事你负责!“

    “你可真是衣冠禽兽。”周鹤不怕死地吐槽说, “人是你标记的,凭什么让我负责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和沈星辰的信息素契合度是在你们周家的医院做的! "

    霍斯年咬牙切齿地说, “你给我的检测报告显示我和他的契合度是59%,证明我不可能标记他,我这才让他留在身边的。可现在呢?你还有脸跟我说恭喜?”

    霍斯年越说脸色越阴沉,恨不得一拳揍死周鹤。

    周鹤淡定地说:“可能是检测过程中出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?”霍斯年冷笑一声,一把揪住周鹤的衣领,眼神充满杀气,“看来我今天要活动一下筋骨了!”说着,他扬起拳头就想把周鹤痛揍一顿。

    周鹤连忙道:“你别急,临时标记又不是永久标记,你够渣的话,也可以不负责的。

    霍斯年